免費咨詢 400-875-6700
                  在線客服 09:00~18:00

                  和諧共存10年后,我與腫瘤君終于“鬧崩了”…

                  不久前,當久違的咳嗽、背痛開始再次出現,我知道,我與“和諧共存”長達10年之久的腫瘤君,終于鬧崩了…

                  不久前,當久違的咳嗽、背痛開始再次出現,我知道,我與“和諧共存”長達10年之久的腫瘤君,終于鬧崩了…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000.jpg

                  來源:攝圖網


                  去醫院復查,果不其然,片子顯示我兩肺、右側胸膜處的結節開始增大增多。不僅如此,在隨后的幾次隨訪中,這些結節中一部分開始持續增大,血液檢測也顯示癌坯抗原穩定上升。


                  種種跡象表明,當前我所使用的抗癌藥,已經壓不住腫瘤進展了。


                  術后1年即復發,我卻挺過了10年!


                  說起我和肺癌的“孽緣”,其實來自10年之前。那會我剛四十出頭,正值壯年,也沒什么高血壓、糖尿病之類的,身體總的來說還是很好的。


                  在那年夏天的一次體檢中,我的胸部CT結果提示右下肺有點不正常,寫的是“空洞樣占位”。那時的我對此沒什么概念,也就沒當回事。誰知3個月以后,我竟然開始有了血痰,于是這才慌了神去看病。結果一頓檢查后,醫生判斷我右肺下葉有感染,因此用了些抗感染的藥,很快血痰也就消失了。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044.jpg

                  來源:攝圖網


                  一來二去,我就真覺得自己沒事了。誰知道兩年后,肺癌卻降臨到了我身上。確診一周后,醫生為我實施了腫瘤切除手術,因為害怕身體損傷太大,我選擇了胸腔鏡微創手術,這樣切口會很小,術后恢復也會快很多。


                  手術切下來的右下肺腫塊當時已經很大了,大概有2厘米多。比較幸運的是,雖然發現有點晚,但當時腫瘤還沒有發生別的器官轉移,我只是胸膜和縱膈淋巴結有一些轉移,因此醫生判斷分期是II期,屬于肺腺癌。


                  由于已不是早期,為降低復發風險,大約半個月后,我先后做了1個周期的化療(長春瑞濱和順鉑)和放療,之后又做了3個周期的化療(卡鉑和培美曲塞)。


                  然而才過了一年,隨訪就顯示我的右肺、右側胸膜又長出了多個小結節,而且穩定增大。很不幸,癌癥復發了。


                  由于術后我通過基因檢測查出了具有EGFR第19外顯子E746-A750del突變,因此不久后,我開始吃靶向藥易瑞沙了,并借此穩定了2年的病情。但此后結節再度進展,于是我又開始了化療、靶向治療。


                  雖然易瑞沙、阿法替尼等等當時國內有的靶向藥物在起效一段時間后紛紛耐藥,但我還是靠它們以及化療撐了很多年,病情一直很穩定。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133.jpg

                  來源:攝圖網


                  之后,我又用上了AZD9291,也就是現在很多肺癌病友熟知的奧希替尼。那會還買不到正版藥,所以各種仿藥、原料藥我也都用過。直到2018年9291國內上市了,我才用上了正版藥??傊?,就這樣我竟幸運地撐過了癌后10年…


                  直到近期,我發現9291再也壓不住腫瘤進展了,病灶越來越大,我的身體也開始出現了咳嗽、疼痛等癥狀,于是,我又到了面臨抉擇的時刻。


                  方案太多,讓我有點“暈”!


                  當我發現近幾年來依賴的“救命稻草”——9291再也幫不到我時,其實還是很慌張的。因為就我所知,目前EGFR19突變的肺癌,如果9291耐藥,后續的治療選擇其實并不多。


                  經過了外周血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我仍有一小部分EGFR19突變和一部分Her2突變,其他多項突變均無對應藥物。我的PD-L1表達雖然是陽性,但非常弱(TPS<1%),腫瘤負荷(TMB)只有3.13Muts/Mb,微衛星穩定。


                  我把這個結果拿給了主治醫生,他表示,根據檢測結果來看,目前沒有合適的靶向藥可用,免疫治療起效概率也不高,因此建議我去化療。


                  隨后,我又去看了其他一些專家,但他們的意見卻并不一致。


                  比如有專家建議我去試試國產PD-1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聯合呋喹替尼,有專家認為我既然基因檢測有Her2突變,應該考慮嘗試吡咯替尼(一款針對Her2陽性的乳腺癌靶向藥)。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232.jpg

                  來源:攝圖網


                  除了醫生意見不統一,我身邊的病友,也給出了一些他們的看法。有人讓我用1代EGFR靶向藥易瑞沙聯合3代藥9291,據說有病友這么吃有效(我當前也開始嘗試了,且已經用了1周);也有人建議我試試雙免疫治療,即O藥(納武單抗)聯合Y藥(伊匹單抗),因為聽說有肺癌病友這么用藥,還CR(完全緩解,也就是檢查不到腫瘤)了。


                  總之,后續治療方案看起來似乎是真不少,但我卻不知道該聽誰的,當真有點“暈”!


                  正在為難之際,一位朋友的建議,讓我后來找到了正確方向。


                  英國專家為我指明了方向


                  我的這位朋友一直在英國定居,因此對英國醫療也比較了解。他在得知我陷入困境以后,提醒我說,為什么不去試試找國外專家會診,看看有沒有好方案呢?我也就聽進去了。


                  經過朋友推薦和自己多方打聽,我選定了英國皇家馬斯登癌癥中心的肺科主任M教授來為我做遠程會診。這家醫院成立于1851年,是世界上頭一家癌癥醫院,而專家M教授則是英國癌癥研究院的胸部腫瘤組主任,專業度和臨床經驗都值得信賴。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308.jpg

                  皇家馬斯登癌癥中心


                  很快,我就與M教授開通了視頻會診。由于此前我已經把既往資料都發給了教授,因此他對我的情況很清楚。經過了一場不到1小時的會診,教授為我清晰指明了下一步的方向。


                  比如說當前主治醫生提出的后續使用化療,M教授表示認同。他告訴我這是目前短期內有效率更高的選擇。另外,教授指出,根據IMpower150臨床研究顯示,我這種情況還可以選擇免疫+化療+抗血管生成方案,即卡鉑+紫杉醇+阿特珠單抗(PD-L1,T藥)+貝伐單抗。


                  *注:2020年4月,美國癌癥研究協會(AACR)線上年會上,III期臨床試驗IMpower150研究結果顯示,對轉移性非鱗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一線使用卡鉑+紫杉醇+阿特珠單抗(PD-L1,T藥)聯合或不聯合貝伐單抗治療,使患者死亡風險顯著降低,顯著延長總生存期(OS),即便是EGFR陽性的腫瘤患者,也能有獲益。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338.jpg

                  來源:AACR官網


                  但教授也指出,由于我此前腦部MRI(核磁共振)的影像顯示,額葉可能存在缺血風險,因此在實施上述方案前,必須找神經影像科的醫生進行評估。如果評估結果顯示確實存在較大的缺血風險,則聯合方案中的貝伐單抗需要移除。


                  也正因此,國內專家提出的考慮入組免疫聯合呋喹替尼方案,也需要考慮同樣的問題。因為呋喹替尼是一種抗VEGF酪氨酸激酶抑制劑,會有和貝伐單抗相似的出血風險,因此神經影像科的評估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靶向藥吡咯替尼,教授認為該藥和奈拉提尼(Nerlynx)類似,都是治療Her2表達性乳腺很好的藥物。雖然在很多肺癌患者中,Her2靶點并非強力驅動基因,但若我的Her2表達為2+或3+,或通過熒光原位雜交確認了Her2表達或突變,則嘗試該藥也是合理的。


                  該藥的耐受性通常較好,一般會產生腹瀉副作用。該藥或其他藥物是否有效,一般在2-4周內,我就可以通過體感變化確認(咳嗽和背痛是否有緩解)。


                  關于病友提出的一代聯合三代EGFR靶向藥方案(易瑞沙+9291),教授認為并非是好選擇。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403.jpg

                  來源:攝圖網


                  因為基因檢測并未提示我具有特異性的靶向治療突變,所以這種聯合方案的療效并無保障。另外,這兩種藥都會導致肺炎或肺內浸潤,雙藥聯合起來毒性更強,易引起咳嗽。因此教授表示,既然我目前正在用該方案,如果咳嗽并沒有在未來3周內緩解(我已經嘗試了1周,無效),那么說明該方案不可行。


                  關于O藥聯合Y藥的雙免疫方案,教授表示,O+Y或者O+Y+化療,雖然有一定可能起效,但有效率并不會高于上面提到的T藥+化療+貝伐聯合方案。并且該方案對EGFR突變型患者還沒有深入的研究,毒副作用和費用也都相對更高。


                  經過M教授的詳細解答,我對后續治療方案的選擇終于有了清晰的判斷。不久后,我開始使用了T藥聯合化療方案,結果是我的病情再度穩定下來了。


                  M教授還表示,即便當前方案再次耐藥,后續他依然可以提供其他治療選擇,沒有標準治療方案后,也有機會入組適合我的各種前沿臨床試驗。


                  就這樣,我再次與腫瘤君回歸了“和諧相處”的狀態?;及┖?,頭一個10年已經過去,下一個10年,我想也不是完不可能吧?雖然過程可能會有很多艱難險阻,但我依然滿懷希望!


                  微信圖片_20210925160430.jpg

                  來源:攝圖網


                  如果您也希望在治療過程中,像本案例中的患者一樣,在迷茫中或需要進行重大醫療抉擇時得到對應領域的國際權威專家幫助,為自己保駕護航,可以聯系我們,我們將為您提供1V1的咨詢以及專家快速預約服務。

                  出國看病,尋求更好的醫療救治!
                  官方合作轉診通道
                  7個工作日預約美、英、德、日排名前十醫院
                  400-875-6700 聯系醫學顧問
                  閱讀排行榜
                  最新文章
                  聯系醫學顧問 盛諾一家醫學顧問會盡快與您聯系

                  400-875-6700

                  出國看病費用評估

                  我想咨詢的疾病類型(單選)

                    我的目標國家是(可多選)

                      您想咨詢的疾病名稱

                      您的稱呼

                      您的手機號

                      驗證碼

                      其他想要了解的信息

                      為減輕患者負擔,盛諾一家已經和超過半數美國癌癥排名前十的醫院達成深度合作協議,在國際自費患者常規折扣基礎上,額外為盛諾一家轉診患者爭取到5%-40%不等的專屬醫療費用優惠。

                      gv在线看免费_GV在线免费观看_h.se在线视频看看